澄澈

这只是我的一片孤寂之地罢了。我享受宁静与孤独。

一些手机里的备忘录

我大概命苦吧。最喜欢的是生物。最擅长的有天赋的是政治。画画/动画处于我无法下定论的情况,是最喜欢的吗,有多少天赋呢。但从一开始政治、生物都做不了。学习是一个让我不断受伤的过程,可是我仍然很爱他们。如果我能选择生物,我为什么要选政治,如果我生物成绩跟政治一样好的话,一样有天赋的话。不是我不喜欢政治,而是有主次之分,有取舍之分,同时数英都很好的情况下。那么画画。在那个最艰难的时候告诉我动画我就坚持下去啊!!漆黑寒冷的夜里眼底点亮的不屈的倔强的火光。我跟你说个实话,我的动画和生物是起源于相同的原因。因为对自然的热爱。造物弄人啊。并非对某种生物,而是整个在自然中生存的态度。是与自然共同呼吸的过程,是承受着在自然中生活的不可避免的痛苦并怀着崇高的敬意与虔诚生存下去。我现在不打算回归于山林,我来人世间走一遭做一些事情,把自己想过的人的生活走一遭,心愿了了再回去。而不是脆弱的城市人,这其实是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做到的。投资自然是我下一步要做的。我是自然的子民。我得出的结论是,生物与动画同在。如果说有天赋的限制,那么就打破限制。政治不是放弃和浪费,他好是在于你不需要去担心。我之前说过,擅长的科目不是没用,不必责怪他们没有力挽狂澜,(也不必悲哀决定命运的是短板,)他们帮你剩出精力来成全短板,改变命运,成全他们自己本身。这种事情要自己抉择,是要过得舒服但回想到生物和死去的白王就会流泪(我可以想象自己很有自信地沉声道出法则与处理各种各样的矛盾),还是破釜沉舟与自然在一起。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跟在历史和生物中选一个一样没有区别,没有贬低政治的意思。你不要太小看自己的绘画了,就算生物我也有杀到百分之九十七的可能啊。那么到时候除了动画、除了涵盖生物地理的公司我还会有个与政治相关的副业吗(笑),不过这还真的说不准。好好学英语吧,你绝不会后悔。

我不想生孩子,我觉得我熬不过那一关,这种对其他女人而言都比较凶险的事情,我觉得要么可能是我死,要么是我孩子死,要么一尸两命,总之恐怕是很惨。虽说我恐怕也没有真的弄清楚怀孕生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但现在的我想离这些可能会带来巨大伤害的事远远的。我真的太虚弱了so weak,或者说我的力气仅限于搞定好我自己的事情了。不过根据我现在的思维惯性,我都没了解情况就凭自己想象下结论,恐怕又会选择错误了。

废弃的锈铁。绝伦的美。

可我还要发声。

我该如何在这尘世喧嚣中翩然起舞。忘却嘈杂,忘却一切与我意相违之事。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