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澈

这只是我的一片孤寂之地罢了。我享受宁静与孤独。

一些写在手机备忘录里的自言自语

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时赶快考出雅思成绩我要画画。

现在这个样子真想一枪毙了自己。画也不是、学英语也不是。(别真的死了啊。
还有现在我真的不讨厌英语,怎么说也是喜欢,但要是换做语文或政生地就不是这样了吧。确实,学语文的效率比学英语高多了。
你还是得学会接受啊。如果英语学的好就不会存在国外大学四年效率没国内高了。像我这样偏科的考生其实在国内待也不是待吧,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这般长进,在国外希望不要再被英语拖累了,如果有6.5应该也不会了,总是一定要坚信自己在那边一定可以画得很好,有着无可代替的长进。其实说老实话,我一直都没有很care这个,只是一直在画得过程中会一直一直热爱去让她变得好,不是因为好去好,就是看到她这么漂亮、这画面让人看得很开心很舒心就好了,也没管其他,真的真的只要带着那前所未有的爱一直画下午就好了,讲好这个故事就好了。以后我不会想那么多,也没有下次了。我只是想一直画下去。

然后还有没画出来的故事不想讲给别人,要是实在来不及画你用文字或其他方式记录下来。( )

红龙,等等我,我很快会回来的。

我很荣幸能与英语同在。

麻烦你别想了,想多了头痛。既然得出结果是好好学英语…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没了,就一件。

我是自然的子民。

好想赶快到家啊。

反正就是觉得人活着好累。
不过讲出来反倒觉得好多了。
我也不知道啊,反正人这么大了这些事情也要自己学会调整了。

食梦为生。
又会想起有趣的故事。

写故事吗…?
不知道写东西会不会带来快感呢。我不知道。也许讲完了之后还是会想画画的,那又如何呢。relax。
我本来就是写手啊。有必要担心这种问题吗。愚蠢。抹杀才是最愚蠢的。真的挺好。你会记得那些故事吗?坠落梦境。想着那些美好的,不愿醒来罢了。可是不能一直在这样的环境里的。我不知道。可是我是画画本身,画手也好,其实也并不抵触,只是一想到还没画完就会压力很大。以前速写让你压力大吗。不,从来没有,起码在尚学院是从来都没有的。
果然还是习惯打字啊。要么就在手机上把本家的故事码完。

他低声嘶吼着:“滚开!”
可是我还是会喜欢这里的风。我知道自己的可以做很多事情。我可以在这里研究语文也没什么问题。不过这里确实有学英语的良好氛围,所以并不用苦恼会不会用英文写日记journal的问题issue,像平时的交流、上课都能搞懂也是非常开心的一件事了。其实我也非常喜欢这里啊,一群鸽子飞起来的感觉。新泽西说环境好原来是这个吗(笑)。自己判断(笑)。我现在非常非常迫切地想考上CalArts,我知道自己会在那里待得非常开心。这不同于我在上海时我想待在美国是什么情景,我想我会很有信心,以及让本家、让自己重新归来。要不顾一切代价、拼了命考上calarts啊。

在纽约似乎看到了无数个安安。
这家伙搞得我有点神经质,生怕自己没认出他来。
喂董子歆,你没必要为了这么芝麻点大事情触动神经吧。很累的。

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
所以我最擅长的是把自己脑子搞坏掉吗…背政治什么的…选择自己最擅长的事…其实也并不反感政治啊…只不过不能跟生物和画画比罢了……不如现在画画……人最烦的就是做出选择吧…

到国外就变成不停的吃吃吃吧…其实也没有一直在吃 就是想吃东西啊…等会下去在那点吃的orz

不要死啊。
不要打没有准备的仗。没老老实实刷个两遍剑桥雅思请不要随便报名。

然后董子歆变成了个作家。(哈?)

全然没有对号入座的必要。
说真的,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

喜欢冰冷的空气,这让人觉得清醒。嗅这流动着清洌的冷气,感觉好像重新与现实接触了,回归了某种我该存在的境界,摆脱的白日中漂浮无所依、痛苦且混乱的混沌状态。


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不是该去拿脑袋撞两下墙,然后就知道怎样学会画画了。你要去理解你画的是什么事物,写生和参考是帮助你在大脑里构造出基本的体积和应有的细节。熟能生巧你是知道的。你以前也是这么画画的。你没有错。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