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澈

这只是我的一片孤寂之地罢了。我享受宁静与孤独。

关于余华的《活着》情节是否太过戏剧化。

因为这就是活着呀,是活着的本身,有时候也可以理解为活着即是苦难。在我们作为旁观者的时候,看到的东西和自己身为当局者是不一样的,在我们还没做父母时我们看到婴孩或许觉得可爱,或许想象婴孩哭闹时很烦人,但等我们真的人为父母时,也许会觉得抚养孩子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幸福的。看着这本书的时候,人们会思考活着真的就是这样的吗?作者故意写得这么戏剧化吗?我认为并不是,在我们活着的时候,可能并没有觉察到活着是能够呈现出如此百态的人生,活着的本身即使如此,根本就预料不来。

女性变化成的死侍正趴在大楼内部的钢骨上。源于《龙族》。

p1《龙族》里的女性死侍。
p2 愤怒咆哮的的剑齿虎。
等待着新马克笔的到来。

随笔

这几天心里一直反复诵读《离骚》,倒不是因为端午,只是单纯觉得楚辞韵律太有美感了,有种遥远而朦胧不清的美,如亭亭的莲花,又似渺茫的歌声,诵读时有种澄澈的愉悦充盈心胸,便随之舞之蹈之,大抵只有这样才能表达自己的满心的欢喜。这世上有很多很多充满美感的诗句,诵读她们的时候,总是静静地享受着那种贯通全身的畅快,抚卷浅笑,沉溺其中。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
皇览揆余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
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
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
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
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
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
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

一个人设的小稿。
可以用“鲜衣怒马少年时”来描述吧,但这个青年最初的设定其实一个孤身一人与黑暗中的鬼魅与自身绝望不懈搏斗的青年。他带有一种压抑的情绪,并与之战斗。

与自己面孔一样的面具。repetition。重复。却愈发的悲伤。
(这张画还会继续画下去。)

“可我厌恶茫然。”
(明明想认真画的硬是画成制杖涂鸦(。

1p先腿个进度。还有一些设定还在考虑,大概还会参考始祖鸟。
2p已经不是小鸟人了(x

抱歉是个迟来的repo(因为到现在才回国(。
首先表白@杏任 太太!!!真的很喜欢画里静谧的感觉:安静的色彩,柔和的光,留白。或许还会有一丝丝孤独。喜欢这种融合、细腻的质感texture,自然而真诚,这种质朴非常打动人。像是电影里的空镜头,与故事并非直接得相关却又意味深长。(不过可能我理解的也不一定正确,见谅惹(
然后收到明信片真的很开心!!因为我朋友不多,少有收到明信片。以及接下来的日子希望可以继续陪伴太太,一起努力,越来越好!!!